男孩穆倫

找故事。

# 興大一村,遺落

男孩就像探險似的,踏進了隱匿於都市一角的老區空間。

從前的教師眷宅,如今只剩零零幾戶人家,孤獨享受著這一片片剩落的寧靜自適。


那裡的顏色,是充滿色彩卻顯黯淡的。

門,是斑駁的紅,是鏽色的藍。

庭院的牆,仍堆疊著一塊塊的磚紅,那樣的顏色,從過去至今,未曾褪去。

牆上的鏤空石雕,灰灰的。

曾經住在這裡的人,為庭院築起一道道紅牆,彷彿隔起了一座座常理的防備。但因著牆上石雕縫隙,亦讓人得以一窺一家子的些許生活點滴。

沿途,攀滿在一座座兩層樓建築間的植物,說著居民離去後,這裡慢慢回歸自然。

只是說著說著,這種陰沉深綠,更像是替遺落的建物發出蕭瑟的孤單之鳴。


這些,都是被遺棄的顏色。

而那些人,都去了哪裡了呢?

小小的空間,能聽的故事太多了。


走著走著,男孩想,也許那個女孩會突然出現在這條無人小巷,出現在他眼前,對他回眸笑著。

然後牽著他的手,一步一趨的走出這座荒涼迷宮。


那樣的話,會很美。那個不會把男孩丟掉的白羊女孩。

《Summer & JC》#好好


一夜入秋的早晨,天開始真正的涼了。


吃著樓下咖啡館的早午餐,妳看著生活雜誌,我讀著剛買的《城南舊事》。妳喝溫熱牛奶,我照舊黑咖啡。假日的早上,有著彼此安靜悠閒的陪伴。


到時的我們,也許就是這般模樣。



就好好生活吧,慢慢的,就會走到那了。有妳有我的地方。然後真正一起,好好的生活著。



白羊女孩不在身邊時,男孩是這麼想著的。



噢別忘了,吃完早飯回家的午後投影電影,慵懶的,幸福的。

#我們

15/09/24,1829/0 ,從今以後,還請多多指教。

《家‧溫度 湯專門店》


如其名,小小的,暖暖的,讓這裡,有家的味道。


有著各式湯品,說不上是什麼樣的料理風格,


但我卻鍾情於一碗熱熱的牛肉湯,配上麵包,


那種悠閒、簡單、自適的歐洲色調。


《沖繩之夏,旅人之藍》


│甜品店│


在這裡,遇見了夏天女孩。


男孩告訴女孩,


不如開一間甜品店,


有個小庭園,我們夏日乘涼,冬日看雪,


我做甜點,妳做我的老闆娘。


讓客人因為我的甜品而甜,


讓我因妳而甜,甜而不膩的在心頭而甜。


─ 《oHacorte,日本沖繩》


《沖繩之夏,旅人之藍》


│小酒館│


店主阿姨說,筍乾料理,是家族的女人從台灣帶回來的,配上海帶炒,就成了著名的沖繩料理。而她,正是第四代見證者。


阿姨說,這種料理與東京拉麵不合,只有沖繩そば才是最佳搭配。


也許正是因著そば清淡湯頭,才能襯出筍乾的清新。就像這裡的生活一樣,一種恬淡。


不期而遇的與聽著店主夫妻說故事。可以跟自己曾經年少輕狂過的人一起終老,開間小酒館,跟客人聊聊天,喝喝酒,說說故事,是件很美好的事。


知道妳已經如願,也許哪天,很久很久以後,我能夠放下些什麼,或者把妳安放在很心裡之後,我會再次遇見妳,喝杯酒,聽妳說說妳們的故事。如同初次相遇,卻是再見鐘情,如此閒聊著。


—《那霸小酒館》


《沖繩之夏,旅人之藍》


│The Smuggler's Irish Pub│


在日本到愛爾蘭酒館喝酒。


進到了這裡,讓人想起了英國小酒館,格局,氛圍,有著一種熟悉感。


男孩沒到過愛爾蘭式酒館喝酒,卻在這裡見到了英國,也回想起了些什麼。


他記得女孩愛喝酒,記得那時他是怎麼在英國酒館,跟遠方的女孩聊天,記得那是個美好的暖冬,我們。


—《The Smuggler's Irish Pub,日本沖繩》


《沖繩之夏,旅人之藍》


|藍的色調,妳的樣貌|


大海讓人平靜,男孩就這樣靜靜的想著女孩。


也許很快,男孩會忘記眼前一望無際的藍,有著什麼樣的色調。就像是慢慢忘了女孩真正的樣子。


但男孩總想著一種美好,開闊人心的沖繩藍,還有觸動著她的,女孩的模樣。


—《殘波岬燈塔,日本沖繩》


《沖繩之夏,旅人之藍》


|古宇利傳說|


當兩塊岩石重疊後,就能看到一顆心。


雖然來到了這裡,但男孩還是錯過了,


也許,真的有命中注定。


只有跟女孩在一起,才能遇到所謂的奇蹟,


倫敦的大雪紛飛,


古宇利島的藍色之心。


─《古宇利島ティーヌ浜,日本沖繩》


《沖繩之夏,旅人之藍》


│祈│


但求,一切安好。


─《波上宮,日本沖繩》